初中生冠軍鴿“斑頭雁”機智破案

信鴿破案

張少欽是湖濱中學初中一年級品學兼優的學生,他爺爺是縣城有名的“鴿癡”。

因為從小受爺爺的影響,他十分喜歡養鴿子。爺孫倆在院墻邊搭起了一個鴿屋,養了近百只信鴿。由于得到了爺爺的真傳,張少欽喂養的信鴿比一般人養得都要好,即使在通信如此發達的現代,他與遠在數百里外的舅舅、叔叔聯系,從來不打電話,也從不到郵局寄信,都是通過信鴿傳書。

去年暑假期間,他喂養的信鴿“斑頭雁”在全市的信鴿比賽中一舉奪魁,他因此而成為市信鴿協會最年輕的會員,市電視臺和市報為他作了專訪,他也成了全市的新聞人物。

常言道:人怕出名豬怕壯。張少欽的信鴿“斑頭雁”在比賽中奪魁以后,身價倍增。市信鴿協會幾位腰纏萬貫的個體老板愿出三四萬元的高價向張少欽購買這只“斑頭雁”,可張少欽愛鴿如命,頭搖得像撥浪鼓,說是十萬八萬也不賣。

消息傳開,街頭巷尾議論紛紛。一只鴿子能值這么多錢,簡直比金子還貴,自然惹得盜賊眼紅。三天后的一個早晨,張少欽去鴿屋放鴿,誰知10只鴿籠都大門洞開,近百只鴿子不見了。他爺爺聞訊趕來,見到鴿子籠空的慘景,氣得當場昏倒在地。張少欽立刻去縣城其他鴿友家查詢,看看鴿子是不是飛到他們的鴿籠里去了,誰知鴿友家的鴿子也都不見了。于是,他們結伴去縣公安局報了案。

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高志鵬見有10多家幾乎是同時丟失了鴿子,感到很奇怪。經初步分析,一連串的盜鴿案是由張少欽的“斑頭雁”身價倍增引發的。他們判斷,在縣城和周圍地段可能有一個專門盜竊販賣鴿子的團伙。于是立即成立了一個專案組,他們組織警力喬裝打扮,分別到鴿市和城鄉結合部偵查了幾次,都沒有發現可疑的線索。

張少欽對鴿子有割舍不斷的感情,自從鴿子丟了以后,他每天早晚仍然和往常一樣,要到院墻邊的鴿籠處轉悠轉悠。

十來天以后的一天傍晚,張少欽又一次無精打采地來到鴿籠邊發呆,突然聽到頭頂上空一陣翅膀扇動的聲響。他抬頭一望,只見一只灰色的鴿子從院墻外高大的梧桐樹上俯沖而下,在他頭頂上空盤旋了幾圈兒,又輕盈地落到了墻頭上,伸長脖子對著張少欽咕咕叫著。張少欽定睛一看,立刻認出了是他日思夜想的“斑頭雁”,他高興得一蹦三尺高,按照往日馴鴿的習慣,他嘴里叫著“斑頭雁”的名字,右手對它伸著,希望它像往常一樣飛落到他手掌上。可是,幾日不見的“斑頭雁”卻變了,任憑張少欽怎么呼喚,“斑頭雁”只是站在墻頭上來回踱步,對他的手勢和口令無動于衷。

張少欽年紀雖小,但對鴿子的習性十分了解,他深知從動物習性來講,鴿子雖然是識舊的動物,但它的戀主情結遠遠不如狗。因而在人類的寵物史上,鴿子從來沒有留下過像狗那樣以死殉主的感人故事。況且鴿子極其戀群,肯定是因這里沒有了成群的同類,“斑頭雁”害怕孤獨,所以才不肯呆在這里的。他十分害怕飛回的“斑頭雁”再次飛走,心里一急,連忙從屋檐下搬來一副梯子架在“斑頭雁”落腳的院墻上。當他在院墻邊搭好梯子,準備登梯時,“斑頭雁”突然飛起,在張少欽頭頂盤旋了一圈后,再慢慢朝東邊方向飛去了。張少欽見狀,馬上跳下梯子,循著“斑頭雁”飛行的方向追去。他仰望著在上空緩緩飛行的“斑頭雁”,逢坡爬坡,逢溝越溝,上氣不接下氣地朝前追。追了三四里路,他實在跑不動了,只好眼睜睜地望著心愛的“斑頭雁”消失在一片竹林上空。

這一夜張少欽通宵未眠,反復思索著“斑頭雁”飛回的原因。他想,“斑頭雁”肯定還會飛回來,只要它再飛回來,我就可以找到失去的鴿群。第二天,他準備了一輛自行車,早早地守候在鴿屋邊,從早晨一直守到傍晚時分,“斑頭雁”果然又出現了。他騎著自行車追了十來里路,這時,天色已黑下來了。“斑頭雁”又在一個叫麻竹村的上空失蹤了。張少欽不甘心,吹著平時招引自家鴿子的口哨在村子里轉了一圈兒,可連“斑頭雁”的叫聲也沒有聽到,只好撥馬而歸。

張少欽照樣一夜沒睡好,聯想起這兩天傍晚“斑頭雁”飛回的事兒,他斷定“斑頭雁”是回來報信的。第二天一大早,他進了公安局大樓,把信鴿引路的消息告訴了刑警隊員。

刑警隊長高志鵬聞訊,立刻帶著幾名刑警驅車來到城東郊區的麻竹村挨家進行調查,結果一無所獲。刑警們這時開始懷疑“斑頭雁”報警的事兒不可靠,張少欽一聽警察叔叔懷疑自己謊報案情,急得額頭上冒出了豆大汗珠。他信誓旦旦地說:“我以紅領巾的名義向你們保證,我沒有說半點謊話,昨天傍晚,‘斑頭雁’就是在麻竹村上空失蹤的。”

這時,刑警隊長高志鵬果斷地決定,其他人和司機把車開回局里。他脫下警服換上便裝,帶著張少欽在麻竹村周圍的村落繼續進行偵查。

高志鵬和張少欽扮成父子倆,走村串戶忙乎了一天,終于在與麻竹村有一山之隔的樟樹灣村的陳明亮家發現了近300只來歷不明的鴿子,與縣城丟失鴿子的數量基本吻合。陳明亮本人不在家,他的妻子柳葉紅接待了高志鵬二人,高志鵬為穩住鴿子不流失,連忙遞上一張名片,謊稱自己是縣城太平洋經貿公司的辦公室主任,明天上午8點48分公司舉行開業典禮,愿出5000元租用這些鴿子,請陳明亮務必按時送到。為了表示誠意,高志鵬預交了200元訂金。

正當他們準備離開之際,“斑頭雁”正巧從外面飛回來了,腳上還掛著一卷小紙條,張少欽知道“斑頭雁”送信回來了。“斑頭雁”一見張少欽,咕咕叫了幾聲,輕盈地落在他肩膀上,張少欽用手捉住它,取下紙條一看,只見上面寫道:“明亮,這只鴿子有人出了3萬元,明天上午9點在鴿市交貨,如同意,馬上叫鴿子送信過來,明日一手交貨一手交錢。曹綱。”

高志鵬看過紙條,認為這是一條很好的線索,連忙叫張少欽把紙條和“斑頭雁”交給柳葉紅,好讓柳葉紅回信,到時一網打盡。可是,張少欽真不想把到手的“斑頭雁”放走,仍然把它抱在胸前,眼里噙著淚花。高志鵬用手撫摸著張少欽的腦袋說:“孩子,這只鴿子太貴了,咱買不起,趕明兒陳老板送鴿子去公司,我給你買上一只便宜的,快把這只鴿子還給人家。”

張少欽聽懂了高隊長的話,心一橫,含淚把日思夜想的“斑頭雁”還給柳葉紅,然后便跟著高隊長打道回城了。

次日清晨,陳明亮果然用車載著鴿子按照名片上提供的地址,自投羅網,“租金”自然是一副锃亮的手銬。而他的同伙曹綱此時還在鴿市等他把“斑頭雁”送過去成交呢。高隊長吩咐陳明亮寫了張條子叫“斑頭雁”給曹綱送去。當“斑頭雁”帶著書信剛剛飛落在鴿市里的曹綱肩膀上時,藏在他身后的張少欽連忙伸出右手,對著“斑頭雁”咕咕叫了兩聲。“斑頭雁”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立即轉身跳到張少欽的手掌上。張少欽惟恐到手的“斑頭雁”再次失去,轉身就往人群里鉆。

曹綱見“斑頭雁”被一個小孩逗走了,眼一鼓,牙一咬,一個箭步追上去,抓住了張少欽的后背衣領。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時,早有兩個便衣刑警一擁而上,反剪了他的雙臂,還沒等曹綱明白過來,他的雙手已戴上了一雙锃亮的手銬。此時,得意洋洋的張少欽手捧著“斑頭雁”在曹綱面前晃了晃:“這只鴿子對我來說是福,對你來說卻是禍”

在審訊中,兩個盜鴿賊都說自己是栽在“斑頭雁”的身上,對此后悔不已。

原來,陳明亮和曹綱把這些鴿子盜來以后,一起養在陳明亮家院子里,他們利用鴿子戀群的特性,留住了所有的鴿子,使它們樂不思蜀,最后都隨遇而安了。可是,“斑頭雁”卻不一樣,它被偷到陳家以后,不像其它鴿子一樣,它一開始就撲棱翅膀撞籠子,企圖沖出去,失敗以后則不再努力,十來天后就屈服了,認了新的主人,活蹦亂跳地朝新主人鳴叫,用嘴親吻新主人的手,博得了新主人的歡心。陳明亮喜歡它,就把它單獨放出籠子,“斑頭雁”一出籠子便展翅朝老家飛來,想引導老主人張少欽去樟樹灣村和公安局報案,然后再飛回去。第一次逃飛時,陳明亮曾用獵槍打過“斑頭雁”,但沒有擊中,可是沒想到“斑頭雁”不久就飛回來了,而且還落在陳明亮的手臂上,給他表演翻跟頭,逗他開心。于是,陳明亮誤以為“斑頭雁”已經適應了新環境而不再戀舊主了,也就把它放開,任其自由飛來飛去,給它創造了帶領舊主人偵破鴿案的有利條件。

“斑頭雁”破案的故事傳開以后,它的身價從5萬元上漲到了8萬元,可張少欽還是不想把它賣掉,盜賊們再也不敢打它的主意了。
標簽:信鴿盜竊 斑頭雁
關注賽鴿資訊網微信
鴿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立即注冊


賽鴿資訊網聲明:
1.本網站所發布的文章及評論僅代表賽鴿資訊網網友的個人觀點,不代表賽鴿資訊網的立場。
2.凡本站注明“原創”字樣的所有稿件,未經賽鴿資訊網及作者本人同意,不得剽竊、篡名、轉載或以其他方式復制使用。若經本站或作者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署上作者的名字,同時注明“來源:賽鴿資訊網”字樣,否則,本站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3.本網站僅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對剽竊、抄襲行為的發生不具備充分的監控能力,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竊行為,所引起的法律糾紛,概由其自行承擔全部責任,本網站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4.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謾罵、污蔑、誹謗。
5.網友應自覺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等國家各項相關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則。
6.網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中的信息內容;對于嚴重違反發布條款的網友,網站管理人員有權屏蔽其賬號。
7.網友應對所發布的信息承擔全部責任。
8.網友發表文章或評論即表明已閱讀并接受以上條款。
腾讯棋牌下载安装 全球网络游戏捕鱼电玩 时时彩顺子或对子技巧 欢乐炸金花2016版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钟中奖规则 四川快乐12杀号分析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解 时时宝典老版本420 湖北快3 重庆时时真的有吗 福利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